ssk35h1q 发表于 2021-10-20 11:35:09

第六百三十九章 谋反

第六百三十九章 谋反
入夜,北野轩处理完公务来到皇后宫中,苏晓雅正睡得香,他也刚准备就寝时,守夜的太监来报,说齐王求见。
宫门晚上有宵禁,严格控制进出,外臣无事入夜不可进入宫门,但亲王不一样,有资格手持令牌,夜叩宫门。
苏晓雅迷迷糊糊睁开眼,睡眼惺忪间,却看到北野轩又穿上衣服,有些不知何时何地,声音黏黏糊糊的说道“你要上早朝了吗?”
北野轩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现在才子时,你再多睡会儿,我有事要处理。”
苏晓雅点了点头,在北野轩手心中蹭了蹭,翻初期头部牛皮癣的症状了身继续睡过去。
北野轩整了整外衣,又回到了刚离开不久的御书房。
齐王已经在此等候,恭恭敬敬地对北野轩行了一礼,“见过皇上。”
北野轩手一抬,“平身,来人看座,齐王深夜来访可是有什么急事。”
一般选择这个时辰来的,恐怕所要告知的事情也是无法公之于众。
齐王犹豫一番,“本王手下得到消息,听说京城附近有大量不明来路的兵马,在隐蔽之处躲藏着,恐怕有人有心设计。”
北野轩听出他话中有话,“可是齐王有意出手了?”
“这还不确定,但皇上的猜测也没有错。”赵王蹙了蹙眉。“那些兵马身上并无明显牛皮癣发病有什么症状标志,统一穿着银色的轻甲,恐怕是做了些手脚。”
北野轩沉吟了一番,“辛苦你再观察后续发展,这样的事来封信就好。”
齐王摇了摇头,“事关重大,若是笔墨来往,可能会让人抓住把柄,今夜进宫,我也是便装而来,宫门前也没有留下记录。”
齐王一向做事谨慎,这让北野轩很放心。
“事已至此,不论是哪方的人脉,还是请皇上早些提前部署,以免出了什么差错。”齐王今日就是想告知此事,既然目的达到了,便起身告辞。
北野轩回到宫时,却看见苏晓雅坐在榻上,用棉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只露出一张脸,还在迷迷糊糊的打瞌睡,听到声响,猛然间睁开眼睛。“是你回来了。”苏晓雅放心的继续闭上眼睛。
“你怎么不继续睡了?”北野轩还以为是自己打扰到苏晓雅。
“你半夜出去,我担心你有什么急事,正想等着你回来。”苏晓雅上下眼皮打架,“撑不住了,快点抱我睡觉。”
北野轩宠溺地将苏晓雅连同被子一起搂着,顺势倒在榻上,“要是困了便自己先睡,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苏晓雅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“我都习惯了。”
北野轩的体温高,抱上去好像一个大暖炉。在这股暖意中,苏晓雅又很快的睡着了。
看着苏晓雅恬静的睡颜,北野轩在她额头吻了一吻,心中却想着如何应对那批未知的兵马。
此人操控兵马,按照常理来说,若是想要屯兵,定然是远离京城之外,在那种偏僻的地方,没想到竟然明目张胆的跑到京郊附近,恐怕是想要围攻京城,这样一来,能在这个时节做出这样的事,只有赵王了。
既然敌人在暗处,那北野轩的举动也私密了不少,从各地悄悄送出信息城外调来兵马。
这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举措,赵王还不知晓,他此刻还沉浸在登基当皇上的美梦中无法自拔。
北野轩没有猜错,是赵王安排的陷阱,赵王心思缜密,之前利用齐王已经试探出北野轩的想法,看来传位一事,皇上是认真的,在赵王看来,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继承王位,倒不如让他来。
有了谋逆的心,赵王行事大胆了起来,但没想到被齐王抓住了把柄。
好在北野轩提前做好准备,但表面上还是照常处理传位具体事宜,皇权交替一项是由礼部全权操办,其中包括新皇龙袍的定制,还有登基时祭祖的事宜,还需要细细的商讨。
为首的礼部尚书还有些不死心的出言道,“皇上,传位之事还是要三思,您正值春秋鼎盛,何必早早退位。”
北野轩头也不抬,“朕心意已决,你们下去着手此事吧。”
等臣子们无奈退下,北野轩才开始静静的看着一旁被挂起的龙袍。
上面的刺绣是由江南顶级绣娘所缝制,一件龙袍需要十位绣娘昼夜不息赶制一个月,几乎每个皇帝都有自己专属的龙袍,这件华丽的衣服上有旁人觊觎的责任,北野轩此刻却有些想见幼子穿上它。
幼子执政期间,穿的依旧是太子的蟒袍,若是这黄袍加身,坐在大殿之上,也一定气势逼人。
此刻幼子正留在皇后宫中,逗苏晓雅开心,其实就是为皇后念话本子。
“只见那秀才推开了门,却看见一女子……”幼子念着内容,时不时的看看苏晓雅的面容,他也是没有想到,自己的母后,竟然喜欢才子佳人的话本子。
幼子的声音清澈好听,带着少年的利落,读起书来,倒有种难言的趣味。
苏晓雅抓住这可以打发时间的机会,趁幼子处理完公务,便将他抓来皇后宫中,给自己单独朗读。
“你读的时候稍微带点感情。”苏晓雅有些不满意,幼子的声音虽然悦耳,但是还是有些呆板。
只见一只手将幼子手中的书抽开,幼子和苏晓雅都愣了愣,双双抬头,却看到来人是北野轩。
北野轩正翻阅了这本书的内容,刚才他还想着幼子开疆拓土的英姿,没想到他竟在此地做这样的事。
“父皇……”幼子有些手足无措,求助的目光望向苏晓雅,读这样不正统的书还被父皇抓了个正着。
苏晓雅清了清嗓子,先发制人开口道,“既然你来了,并给我读完下面的部分。”
北野轩饶有兴趣的坐下,继续念着内容,还不忘加上苏晓雅强调的感情。
苏晓雅点了点头,转身还不忘指点幼子,“要像你父王一样,这样读听起来才有代入感。”
幼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宫中这样一派和睦景象,宫外赵王府也没有这么温馨了。
赵王担心计划失败,提前将自己的亲属转移至安全的地方。
赵王妃心中有些不安,临走前,又紧抓住赵王的袖口,“你确定这样真的可以吗?”
赵王能够体会到她的忧虑“不成功便成仁,若是能成功,本王定早早的将你接进宫做皇后。”
赵王妃眼中含泪,“我不想做什么皇后,我只想要你平安,收手吧。”
赵王怎么会答应,此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若是此时放弃,之前的一切准备都付之一炬。“你一会儿去齐王府,随便找个理由将其王妃诓骗过来,我派些人手监禁他,手上多一个人质,便多一份把握,料想齐王也不会临时叛变。”
赵王妃见无法劝服夫君,只好照做,在心中默默祈祷,万事顺意。
齐王在外应酬,回府寻找夫人时,确定家中的仆人说夫人一早被人出去了,还是被赵王妃带走的,说是要去看首饰店中新上的翡翠,一听到赵王,齐王心中一冷,在联想夫人此刻都没有回来,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连忙进宫将此事告知皇上。
北野轩惊讶抬头,“他们绑架你的夫人?”
赵王此刻心中焦急,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,若是连累王妃……
“你先冷静一下。”北野轩分析道,“他此刻带走你的夫人,可能是对这次的事并没有多少信心,想要多些筹码罢了,你放心,朕定不会让你夫人有所损害。”
赵王这样一听,心中安定了不少,向皇上行了跪礼,“那一切就全交给皇上了。”
幼子听闻此事,也匆匆御书房,正好与赵王擦肩而过。
“此时你还不是不要参与。”北野轩不想让幼子处于危难之中,“传位大典在即,你不能有任何差错。”
幼牛皮癣久治不愈有什么危害子肯定不依,“父皇,我一定保证自己的安全,这次不单单是围剿,我还要牛皮癣晒太阳会有什么影响吗一血宴会之耻。”
幼子对之前宴会上的侮辱还耿耿于怀,若是能够生擒赵王,也算是扳回一局。
北野轩见他一脸坚定,再加上面前的人未来也是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,不能太过拘束他的行为,便点头,“让你便去吧,在外围围剿,穿上重甲,不要受伤。”
牛皮癣患者耳朵脱皮怎么办
幼子欢欢喜喜地接了命令,这也是首次他可以在小小的战场上一展宏图。
但苏晓雅的心情却不那么明媚。
北野轩也没有想过将此事瞒着她,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苏晓雅就一直沉默着。
北野轩有些受不了这安静的气氛,牛皮癣是不是传染病呢“你怎么了?可是不开心了?”
苏晓雅摇了摇头,“我不是不开心,我是担心你们,赵王狼子野心,敢在京城外设置兵马,如此周详计划,恐怕已经准备许久,我担心你们应付不来。”
苏晓雅不想见到她心爱的人,鲜血淋漓的站在她面前。
“你放心吧,我武艺高强,幼子也能独当一面,这次定会毫发无伤的回来。”
苏晓雅知道此战不可避免,还是不免唠叨了些琐事,给北野轩准备了各式各样的伤药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第六百三十九章 谋反